!雪夜访戴好像有点可爱我摸三分钟鱼

有没有boss土雪夜访卡,在决战当年头一场大雪里想起卡,然后动身,星夜兼程,来到旗木宅外面的十字路口,灯光温暖,乌鸦仓仓皇皇飞过近乎透明的夜空,黑夜在雪上投下蓝色的影子。土看了一会儿,没敲门,没跳窗,走了

“我爱你和你无关(x

2018-10-21

散场后请不要在电影院逗留

也是旧稿,神经病甜饼


带土第二次见到卡卡西的时候,对方手里捧着一大束花。


带土大二,分期买了switch,为了还钱在电影院打工。工作没什么难度,就是有点无聊,主要是在散场之后走进放映厅,扫扫爆米花,扔扔可乐瓶,偶尔善意告诫赖着不走的观众,没彩蛋,快滚。

有一天他碰到一个尤其烦人的观众。

当天是亲热系列首部电影的首映场,放映厅彻底爆满,到处都是穿着应援T恤特意赶来的阿宅粉丝。放映完之后粉丝们还流连忘返,凑在一起讨论。带土不耐烦地挥舞着拖把打断了这些热情的エロ文学交流团体,然后他发现这居然还不是最可怕的:有个废宅粉丝坐在位置上,把头埋在膝盖里,肩膀一抽一抽,看起来有点像...

2018-10-20

婚恋网站真的能相信吗

旧稿


会为照片谈恋爱的人都太肤浅了。


二十二岁的高等游民宇智波带土对他的亲戚如是说。


“这没错,但你炫耀了那么久,”止水循循善诱,“不能连张照片都没有吧?”


带土想了想,手机相册是国之重器不能予人,于是他打开搜索引擎输入了卡卡西的名字。那家伙从小到大出过那么多风头,总能找到一两张照片的吧?


没想到搜索结果第一项居然是某著名婚恋网站。带土点开这位未婚征友的成功人士头像,不会错,就是卡卡西本人。照片看起来是抓拍,卡卡西坐在会议室里,灰色口罩褪下一半,手里拿着咖啡,茫然看着镜头。背后还有人走来走去。


放这...

2018-10-20

阿斯巴甜

旧稿,不良年下,神经病甜饼


精英上班族卡卡西现年二十四岁,各项考评完美无缺,另一身份为Sxxxm社区策略向游戏资深用户,《木叶风云》DLC推出新活动当天毫无悬念地喜加一


《木叶风云》讲的是主角创立忍者村“木叶”,然后在群雄并立的世界上谋求生存的故事。一如既往,游戏内政治手段非常多样,可内婚,可联姻,可结盟,可叛乱,可下毒,可暗杀。默认情节改编自历史事件,就看玩家能不能用计谋带来新的结果。初始设定则由游戏随机为玩家分配,据说也是为了模拟历史的随机性。


从小学到现在,卡卡西的存档主角们无一例外叫自来也。这个名字出自他小时候看的民...

2018-10-20

苦味剂

旧稿


卡卡西下班后匆匆奔赴第四十七场约会地点。不出所料,他又要迟到了。


卡卡西和约会对象在一个平凡无奇的社交网站上认识,聊了几个月,意外投缘,对方主动提出见面。第一次见面,卡卡西吃了一惊,因为对方比网上的照片好看多了。另外,居然真的是个游手好闲的不良青年。


带土非常得意地笑。我只撒过一次谎,我只有主页填的年龄是假的……你知道我几岁?


他们在小咖啡馆拥挤的吧台被迫挨得很近,卡卡西看着那张年轻的、过于年轻的脸,心里胡乱想着万一被别人误会老牛吃嫩草怎么办?他真的并没有那种念头啊。


十九岁哦,十九岁。带土认真地说。...


2018-10-20

扔1些旧稿

属于同一故事宇宙,现代AU,上班族卡*不良少年土,正经的只有一篇,剩下都是神经病脑洞

屏蔽标签见下

2018-10-20

一两个月前弃号的时候写的旧梗,K的情人节夜晚

在K回家的路上,一只黑猫拦住了他。

太像了,他心想,如果他不是亲眼见证那双眼睛从清澈变成狂怒,没有亲手把那个人推向死亡,他一定会觉得这是O,O反向穿过了充满误解和憎恨的漫长人生,以最初的天真回到他面前,显现在一只小小的黑猫身上

K蹲下来。是你吗,他问

黑猫向左看又向右看,没有再理K。K等了很久,最终如释重负地站起来。黑猫受惊逃走,而他继续踏上回家的路,今天那里也空无一人。

#点在另一种 如 释 重 负

2018-10-16

一个五分钟摸鱼,现代paro,刀

高中生土无意中救了在桥上萌生死意的优等生卡。几次三番来往后土大大咧咧地搬进了卡的公寓,他们每天同进同出,亲密无间,但情感上始终有一条小心保护的红线。他们几乎是同时,在放肆打闹的同时,小心翼翼地在心里揣摩着自己和对方的位置。他们都把这件事看得太郑重,以至于不愿轻举妄动,为什么要轻举妄动呢?来日方长。来日方长

土十七岁时英年早逝,而卡平安地度过了十七岁,十八岁,顺利完成学业,一头扎进数不尽的工作里。有一个秋天的晚上,卡在搬去新男友所在城市之前,作最后的整理,在地板上捡到一张小小的卡片。可能是买什么东西的时候送的。卡把卡片翻过来,看到背面用笨手笨脚的字写着“祝你...

2018-10-14

有可能是一个居家甜饼

 

土,审美A里A气,但意外喜欢抱各种毛绒蓬松的东西

“手感好。”土解释说。

同居后土威逼利诱卡把棉质甚平全都换成毛毛睡袍 从款式到颜色都非常暗恋前辈的女子高生那种 但卡作为木叶第一性冷淡icon还是有1点偶像包袱

所以卡渐渐养成了一听到门铃就跳起来换衣服的好习惯 换衣服其疾如风 打开门不动如山

登门拜访的第七班什么都不知道

2018-10-14

意达的花

是童话风格短打,超短


在梦里,一些轻盈的声音落在带土面前;他醒来发现那是乐声。是透过楼板缝隙传来的。相随而来的还有一些温暖的,永远不会指手画脚责备人的灯光。


带土有一点动心,又有一点犹豫。他受到的教育里,晚安铃声响过之后,一个八岁小男孩必须乖乖呆在他的小床上,梦见他的狮子金黄的鬃毛,梦见独角兽在树林里奔跑,梦见山和谷,风穿过长草之间。但乐声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快乐。算了,他想,被惩罚有什么关系呢?他揭开被子。脚踩在地上,是冰凉的,快入冬了


下楼之后他发现自己被植物包围了;植物们围着他跳舞,绕到他身后,用叶子蒙住他的眼睛,骄纵地。翠绿的叶子火焰一样地烧着他的眼眶,使他的肺...

2018-10-13
1 / 3

© hachi | Powered by LOFTER